北京室内冰场呈现井喷式发展 到2022年将至少拥有36座

文章正文
发布时间:2018-04-12 12:34

北京室内冰场呈现井喷式发展 到2022年将至少拥有36座

2018-04-12 10:46来源:中国冰雪官方APP花滑

原标题:北京室内冰场呈现井喷式发展 到2022年将至少拥有36座

来源:北京青年报

不知不觉中,北京人身边的冰场越来越多了。如果说伴随着70后、80后回忆的,是当年的滚轴溜冰场,如今孩子们滑得更多的则是室内的真冰场。冬奥进入北京时间,北京冰雪运动硬件的发展规划加紧落地。根据规划,到2022年,北京将拥有至少36座室内冰场,仅在去年就有10座以上室内冰场完成了建设。那么,问题来了,北京冰场多了,练习滑冰的孩子会很快多起来吗?中国花样滑冰的后备力量也会因此增厚吗?

孩子远赴成都深夜赶考

4月7日到9日,成都的冠军冰场成为滑冰考级的考点之一。来自北京及全国各地的800余名考生赶赴那里,接受从基础级到最高十级的步法和自由滑考核。

因为报名考级的孩子多,第一天的考试从7日早上5点钟开始,一直到次日凌晨1点半才结束。成都清明时节的天气转暖,室外最高气温达到23度,但在冠军冰场备考的孩子们,不得不在漂亮的花样滑冰表演服外,套上厚厚的羽绒服。2011年出生的王恩熙,来自北京世纪星俱乐部。还未满7周岁的她,花滑生涯中第一次基础测试就要远赴异地,在凌晨时分赶往考场,可见考级之“热”,而这也是她的同龄人吃不起、也不必吃的苦。

对于王恩熙来说,这一切的奔波和劳累,都抵不上花样滑冰带给她的快乐。何况身边还有父母的陪伴,花滑教练的鼓励,还有与同一个俱乐部小伙伴一起旅行的兴奋。这次报名成都考点参加考级的800多名孩子中,几乎没有是被逼迫着前来的,因为他们都是最忠实的花滑粉丝。

北京花滑不走寻常路

循着这一路径,从世纪星这样的商业滑冰俱乐部,走出了可以在北京、全国,甚至世界级比赛中获得名次的选手,像于小雨、王雪涵、张伊伊、陈虹伊等,都从业余高手晋升为国家队选手。北京花样滑冰的底蕴以及申办2022年冬奥会的成功,带动着参与冰雪运动的青少年不断增加,高水平赛事逐年增多,也带动了整个滑冰市场的升级。

北京市滑冰协会会长范军,也是北京世纪星滑冰俱乐部董事长。他向记者介绍,为推动北京青少年冰雪运动的普及和发展、培养冰雪运动后备人才,北京市近年来加大冰场建设和青少年冰雪赛事的举办力度,组织了滑冰俱乐部比赛,就是希望打破传统的专业队培养模式。“传统专业队模式是制造尖子,但这个面儿很窄,如果没有培养出来,就会造成人才、资源的浪费。北京花滑队不走寻常路,一方面依托群众基础,扩大选材面;另一方面,让喜爱滑冰的孩子有多种选择,如果没能入选专业队,也不耽误自己的人生发展。这种培养模式非常有活力,应该说是一条经过证明的成功之路。”范军说。

冬奥会花滑季军陈露退役后一直从事花滑推广。她认为任何运动项目一定要有广泛的群众参与,“就像乒乓球,参与的人多了,人才可选空间大了,竞争激烈,才能真正发展。”乒乓球的例子很好懂,过去在中国几乎每个机关单位,都能找到乒乓球桌。但花样滑冰需要的冰场,显然还不能完全普及。

冬奥会让北京冰场井喷

北京冬奥会的申办成功,让北京室内冰场的建设呈现井喷式发展。据范军回忆,1999年当世纪星开始做商业专业冰场时,其他冰场还停留在商场附属的溜冰场的业态。到2010年后,北京新建的单个商业冰场面积都超过1000平方米。

2016年3月初,在赢得2022年冬奥会申办权7个月后,北京市出台了《关于加快冰雪运动发展的意见(2016—2022年)》及七项配套规划。根据规划,到2022年,每个区县都要新建一座不小于1800平方米的国际标准室内冰场,总共至少拥有36座室内冰场。而据原国家体育总局冬季运动管理中心冰球部副部长纪俊峰统计,北京市已有、曾有和即将竣工的室内冰场73块,符合NHL标准的1560平方米冰场和符合奥运标准的1800平方米冰场,比例已接近一半。

和冰面面积一起增长的,还有冰场配套设施的升级力度。目前北京的冰场已经从商场冰场为主,过渡到更专业的独立冰场。独立冰场配备了更大的更衣室、陆上体能训练室等等,冰球、花滑装备商店成为冰场标配。在北京宏奥冰场,还设置了供家长休息的咖啡厅;在小狼冰上运动中心,更配有自习室和小型图书馆。但无论是咖啡厅还是图书馆,等花滑少年放学后,都成了写作业的教室。家长都是放学送孩子来冰场的,写完作业再上训练课早已成为孩子们的习惯。在北京社会化培养花滑苗子的路径中,能否完成好学业,也决定了花滑少年们能走多远。

花滑之路坚持下去太难

从这次花样滑冰考级名单中也能看出,基础和一级、二级的考生占了三分之二。之后考高级的人数就越来越少,成都考点九级和十级报考人数一共只有9人。在国家花样滑冰队主教练赵宏博看来,这与中国目前花滑后备人才储备的状况相吻合。

“其实我们8-9岁以下的孩子练习花滑的人数不少。一个城市举办的针对俱乐部苗子的达级测试,有400多个孩子报名,有些城市每年还不止举办一次这样的测试。但很多俱乐部的好苗子,最终没有上升到专业队或是国家队层面。现在孩子们练到8-9岁学业就开始加重,导致他们上冰的时间严重缩短,很多孩子没有继续练下去,到14岁左右就断档了。”赵宏博日前在全国花滑冠军赛上说。

断档问题不是中国独有,在世界范围,学业压力也是放弃花滑的主要原因之一。能坚持花滑之路又有所成就的家庭,无不付出了巨大的牺牲。去年世青赛男单冠军、美国华裔选手周知方,父母都是从北京去美国工作。周知方刚升入成年组便拿到了平昌冬奥会参赛资格,并获得第6。而9岁时周知方妈妈就毅然辞去硅谷计算机工程师的工作,每周驾车往返14小时送周知方到南加州河滨县的花滑俱乐部,师从于美国著名滑冰教练甘比尔训练,其中的艰辛可想而知。

赵宏博希望中国能走出一条体教结合的路,让孩子们不必在学业和花滑中二选一。“有一些苗子,我们都看到了他的潜力,力量、协调性、动作标准度都非常好,练一练很可能出成绩,但因为学校没有设置花滑的教育科目,所以导致了断档。我们希望能实现体教结合,比如说一些艺术院校可以设置花滑科目,这些学校的学生平时就有舞蹈、形体训练,加一个花滑科目是切实可行的。我们正在努力和一些艺术院校商榷此事,如果可以的话,希望从小练花样滑冰的孩子能从9岁进入这类艺术院校,随着成绩的提升,可以借助艺术院校的人才通道一直上升。”他说。

花滑改变孩子气质

相比一些纠结的家长,也有花滑家庭对训练看得很清楚,他们更看重的是花样滑冰给孩子带来的改变和好处。小选手奕欢的爸爸向记者介绍,孩子从一年半之前开始学习花滑,几乎每周都会去两次冰场进行训练,只要北京举行业余花滑赛事,他都会带孩子参加。花滑让孩子自信、大方,形体也更健美。在女儿的感染下,她身边的几位小朋友也爱上了花滑。至于孩子以后能否在花滑上取得成绩,他看得则比较淡。花滑改变了孩子的气质,这也是大多数北京花滑家庭坚持的重要理由。

冰上蝴蝶陈露也将主要心思花在培养小女儿安娜身上。在她看来,花样滑冰文化底蕴深、包容性强、国际化程度高,对孩子的培养是全方位的。虽然从事这项运动,不管是金钱还是时间上的投入都需要非常多,即使是愿意付出这么多,孩子将来也未必能够成为专业运动员。但花样滑冰不是纯粹的竞技项目,训练过程中,会让孩子们接受到文化和艺术的熏陶,形成丰富的积淀,对未来的发展大有裨益。(褚鹏)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声明: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,除搜狐官方账号外,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不代表搜狐立场。

阅读 ()

文章评论
—— 标签 ——
首页
评论
分享
Top